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377-65333488
0377-65332488
地址:内乡县县衙路东段88号
导游解说词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导游解说词
导游解说词

  内乡县衙始建于元大德八年,即公元1304年,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后几经兵火、屡毁屡建。现存建筑大多为清代建筑,由光绪二十年即公元1894年,由钦加同知衔正五品官章炳焘主持营建,占地四万多平方米,房舍280余间。因为内乡县衙保存完整程度极为罕见,所以被专家权威誉为“神州大地绝无仅有的历史标本”。1984年被批准为全国第一家衙门博物馆,所以内乡县衙在文物界又有“天下第一衙”之称。1996年11月,内乡县衙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0月,与北京故宫、河北保定直隶总督府、山西霍州署联姻推出中国四大官衙国际旅游专线。2002年5月,内乡县衙被《中国文物报》评选为全世界“文化多样性”十家博物馆之一,享有“北有故宫,南有县衙”、“龙头在北京,龙尾在内乡”、“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的美称。
首先请欣赏县衙的首部建筑:请您站在大门口,隔街而望,可以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座青砖浮雕组成的“一”字型建筑——照壁。照壁也叫影壁墙,在我国古代建筑理论和风水学中,照壁具有阻挡内外视线交织和聚气聚财的作用。在这里,它还有一种特殊的功能,那就是“整顿吏治、警戒官员”的警示作用。我们来看那画面的正中,绘有一形似麒麟的怪兽叫“贪”,这个字不常见,就是反犬旁加个贪婪的“贪”字。它是神话传说中的贪婪之兽,传说能吞吃金银财宝。从画面上可以看到,它的四周和脚下尽是宝物,但它并不满足,张着血盆大口,还妄想吞吃天上的太阳,结果落得个粉身碎骨、葬身悬崖的可悲下场。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心不足吞太阳”。照壁绘“贪”,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首创,意在警戒官员要以“贪”为戒,切莫贪得无厌。
站在这儿,您还可以看到照壁对面有一座斗拱式的牌坊,称为宣化坊。面南书“菊潭古治”四个大字,内乡古称“菊潭”,因为隋朝时内乡县曾改称菊潭县,“古治”的意思是说,这里是历史上治理百姓的权力机构所在。面北书“宣化”二字,“宣化”就是宣讲教化的意思,过去每月的初一 、十五,知县都会在宣化坊下宣讲圣谕,教化老百姓。在明代,宣讲的内容是朱元璋的《圣谕六言》:“孝顺父母,恭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无作非为”。在清代,宣讲的是康熙大帝颁布的《圣谕十六条》,它是朱元璋的《圣谕六言》的细化,主要内容也是孝敬父母、尊敬师长、团结乡里、守法交税等等。知县不但要教化老百姓以忠义之士、孝子节妇为榜样,而且本县有了典型,还要上报朝廷建坊立传予以表彰。据清代内乡县志记载,仅节妇一项,县志立传褒扬就达五十七人,立牌坊九座,为维封建统治起到了非常重的作用。
我们面前的这道门便是县衙的大门,面阔三间。中间为百米甬道的过道,东梢间的前半间置有一架“喊冤鼓”,供老百姓击鼓鸣冤之用,此鼓击响之后在大门口值班的吏役必须上前问明原因,速报知县升堂审案,若事情细微,随便击鼓,知县要严肃法堂,动用刑具予以惩罚。东梢间的前半间立有两通石碑,上面刻着“诬告加三等,越诉笞五十”的字样,告诫老百姓不要诬陷良善,也不能越级告状,在过去,诬告人要加罪三等,越级告状要用竹板做成的刑具打五十大板。大门还有一副楹联“治菊潭一柱擎天头势重,爱郦民十年踏地脚跟牢”,这是县衙的营造者五品知县章炳焘所撰,上联是说作为治理菊潭的地方官上受皇命重托,下系百姓安乐,压力之大就如同一柱顶天一样;下联是说要想作一个爱民如子的地方官,首先要有立足本职不求升迁的思想,还要有在本职位上干上十年八年的坚强决心,只有这样才能在内乡站稳脚跟。
下面请大家转身,进入大门,我们看到右手边的院子称为“寅宾馆”,是过去知县接待高级官员住宿的地方,现在是县衙的购物中心,主要经营玉器、奇石、古玩、以及内乡的土特产,另外里面还开展了恐龙蛋化石展览,各位如果感兴趣的话,随后您可以自由的选购纪念品。对面左手边的院子是“膳馆”,过去负责高级官员饮食用餐的方,现在是游客中心。大家请看膳馆门前的楹联:“以食为天一日三餐谁能少,因客而酒七碟八碗也不多。”意思是说,民以食为天,一日三餐谁都不能少,我因为招待客人才喝酒,因此七碟八碗也不算太多。
在膳馆的门口右侧,您可以看到一块黑色的石碑,这是2000年内乡县衙与北京故宫、河北保定直隶总都署和山西霍州署联合推出的“中国古代四大官衙国际旅游专线”,这就把中国古代的中央、省、府、县四级衙门连起来了,因此专家们称“龙头在北京,龙尾在内乡”。
请你往右手看,在寅宾馆前面有一个院子称为“双祠院”,里面供奉的是土地神和衙神,土地神俗称“土地爷”, 是一方的保护神,掌管人间善恶和行为道德,并能守护一方百姓岁岁平安、年年丰稔。衙神庙里把汉代名相萧何供奉为衙神,是因为萧何在响应刘邦造反之前,曾在江苏沛县担任过衙门内的胥吏,后因功绩卓著被刘邦封为宰相。他制订了汉律九章,被封为酂侯。衙门里的人都希望自己能象萧何一样飞皇腾达,所以衙神庙里供奉的都是萧何。
大家再往前看,紧靠衙神庙前的院子是“三班院”,是过去三班衙役待命听差的地方。三班指的就是“皂、壮、快”三班,皂班指的是站堂的衙役,壮班作力差,快班分步快和马快,负责缉捕抓人。其实,三班衙役只是一个概称,除了这三班之外,其他还有看门的门子、伞夫、厨夫等等,他们也属于这个阶层。衙役的本意是到衙门里去服役,但是这些人很厉害,他们直接跟老百姓打交道,是官与民沟通的唯一枢纽,所以老百姓有“官不恶衙役恶”的说法。
三班院对面,您左手边的院子就是国内仅存的清代监狱,因位于大堂的西南方向,故称南监。在戏剧电影《七品芝麻官》里有这样一句唱词“我能叫南监草长满,也不让百姓受屈冤”,就充分说明了古代监狱都是设在县衙的西南方向,统称为南监。监狱的主体有牢房和狱神庙两部分组成,“狱神庙”里供奉的是舜时代的皋陶,相传他善辩是非曲直,赏罚分明,史传“皋陶造狱,画地为牢”,被后世尊奉为狱神。院内有眼井是明代保存下来的,供犯人饮水用的,井口很小主要是为了防止犯人投井自杀。牢房分死牢、普牢、女牢,女牢关押女犯、普牢关押一班案犯、死牢关押命案犯,现在普牢里我们举办的是泥塑和“南阳烙画”刑法展览。
我们面前的这道门是县衙的“仪门”,是衙门的礼仪之门。仪门平常关闭不开,新官到任的第一天或迎接高官到来时方可打开。并且规定文官到此下轿,武官至此下马,仪门两边的两块石块 就是武官下马后的拴马石。新官到任的第一天要举行拜仪门仪式。另外大堂若举行重大庆典仪式,或公开审理重大案件,仪门也要打开,可以让百姓从中门而入,到大堂前观看或旁听。在仪门东西俩侧还分别设了一道小门,东边开着的小门,人称“生门”或“人门”。在过去是供人们日常出入的,西侧关闭着的小门人称“死门”或“鬼门”,平常关闭不开,只有案犯在大堂被宣判后,方可从西门拉出去送进监狱,如果是杀头还必须从西城门拉出去,因此旧时处决死犯也叫处西门。这与中国传统阴阳学说有着密切的关系。按照阴阳学说,日出的东方属于阳,日落的西方属于阴,人死后是到西方转世投胎或者入地狱。
仪门对联:东襟白水西带丹江商圣故里,北接嵩邙南通襄楚郦邑菊源。此联介绍的是内乡县在大方位上的地理位置:东依历史文化名城南阳,这里的白水是指南阳的白河,西边连着南水北调的源头丹江以及湖北郧阳,内乡是商圣范蠡的故乡。我们南阳有“四圣”:智圣诸葛亮,医圣张仲景,科圣张衡和商圣范蠡。范蠡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弃官从商的商人,所以被后世尊奉为商圣,他就是内乡人。下联的意思是:内乡北接陕西、山西二省,站在北部的高山上可以遥望到湖北的荆州和襄阳,内乡是郦县的故址,药用菊花的发源地。李时珍《本草纲目》第二卷记载:“药用菊花南阳郦县最多,菊潭县最佳,饮菊潭水可以延年益寿。”
进入仪门我们先看东列的八间建筑为吏、户、礼房,西列为兵、刑、工房,他们是衙门内的职能办事机构,分别掌管着全县的政事、刑事、民事,财政、农业、交通、文化、教育等事务,每房的办事人员二到三人,六房共计不到二十人,在这六房办事的人员清代时统称他们为“胥吏”,他们大多都是科举无望之人,通过考试或者掏钱纳粟被选用的,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一般干部,主要靠领取纸笔抄写费和工食费作为维持生活,实际上他们是以获取各种陋规、红包为主要收入,曾经规定他们的任期为五年,但实际上没有非常严格的执行,许多人一辈子都在衙门内办事,甚至可以子承父业。这些人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他们熟悉刑法精通律例,特别擅长处理衙门的内部事务,甚至能够架空知县,贪赃枉法,所以清代名臣郭嵩焘有“本朝与胥吏共天下”之说。
在吏户礼房的后面的那个院子叫“典史衙”,是过去掌管刑法的典史办公的地方,现在是“天下第一团”内乡“宛梆剧团”在此开办的戏曲茶社,他们可以为游客提供“知县升堂案”节目演出,提供品茶听戏服务。“游天下第一衙,听天下第一腔”是很有意思的精神享受,如果各位有意点演,我可以帮助大家联系。
前边这座三门四柱的石质牌坊叫“戒石坊”,面南刻“公生明”三个大字,意思是说只有处以公心才能明察事情的真相,“公生明”三个字出自明代曹端的一则“官箴”,原文为“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曹端山西霍州人,中举后在霍州做学政。此人不仅学术造诣高深,而且品行卓异,培养学生称得上桃李满天下,永乐十二年,他的一位学生受西安府同知,临上任去拜别恩师并讨教为官之道,曹端则说出了这则不朽的名言,并被纳入官箴而流传至今。咱们继续说说牌坊,所有衙门大堂甬道正中的这个位置都立有戒石坊,这是一种定制,始于北宋初年,由宋太祖赵匡胤所首创。但牌坊面北刻的官箴,却是出自五代后蜀皇帝孟昶广政四年亲撰的《官府戒石铭》。据《吏学指南》记载:官府戒石铭“汉唐以来,未尝有之,五代时,蜀主孟昶始颁令箴于诸邑”,其内容是要求当官者要爱护百姓不要做贪污吏。宋灭后蜀以后,赵匡胤把原文96个字,缩写成御制诫石铭“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大字颁行天下,宋高宗赵构则命令各州县都把书法家黄庭坚写的这十六个字刻到石碑上立在大堂前面,到了清朝初期时,又把石碑改作了石头牌坊,所以称它为戒石坊。
我们现在看到的建筑就是县衙的中心建筑大堂,是整个建筑群中最高大一个建筑。大堂是知县公开审理案犯、举行重大典礼的地方,堂前对联“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是清代御史魏象枢所书。此联把欺人与欺天,负民与负国有机地结合起来,体现了封建统治者“天人合一”的政治理念和爱民自警的民本思想。堂中央的设施叫暖阁,是为知县公开审案时设的法堂,堂内有三尺公案,上面放着审案用的文房四宝和红绿头签,绿头签是捕人的,红头签是下令动刑的,过去的知县在审案时由东门进来坐在堂上,然后原被告就会被带上来跪在大堂上,请看保存下来的跪石,东跪原告,西跪被告,因为有的案件涉及有同案犯,所以被告石比原告石长了一点。我们再看原告跪石完好无缺,被告跪石却伤痕累累,由此可知当年不知有多少人被屈打成招或被当场打死,像营建内乡县衙的知县章炳焘,县治上记载他在堂讯时往往一笞数千,甚而有立毙杖下者,这位知县在内乡历任九年把内乡治理的很好,但是行刑过严滥用刑法是他的一大过失,这两块跪石可以说是揭露封建社会黑暗统治的最有说服力的历史见证。暖阁正面屏风上绘的是“海水朝日图”要求为政当官者要明如日月清似海水,图上的飞鸟叫白鹇,是正五品文官的标志,过去一般的县设的都是七品官,内乡规格较高,设的是五品官,原因两方面首先内乡地处在鄂、豫、陕三省交界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再就是内乡过去统管辖区较大,它统管现在的西峡全境以及淅川东南的几个乡镇,现在的西峡县是建国后才建县,在这之前都归内乡县管辖。所以古代在内乡县衙为五品官者不乏其人。
衙门里面一般都设两种鼓,一架是放在大门口的喊冤鼓,另一架是我们现在看到堂鼓,衙役敲三声堂鼓知县方可升堂审案,同样退堂时还要敲三声退堂鼓。靠墙摆放的是知县下乡出巡时用的仪杖,是权利和威严的象征。正由于它是权利象征,所以到了封建社会末期,很多地方官图阔气讲排场耍威风,使用仪杖和乘座官轿的越规现象时有发生,我们经常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都是七品县官乘坐八抬大轿,实际上都是越规,按照当时的规定,七品官只能乘坐四人抬的蓝轿,三品以上的才能乘坐八抬大轿。这是我们按规定制作的五品县官全副仪杖,有四面青旗、二个铜棍、蓝伞、蓝扇、皮槊、官衔牌、鸣锣开道时所敲的锣。敲锣的锤数不是随意乱敲的,它根据官职的品级而定,三品官以上的敲七至九锣,四品官一下的敲五至三锣,七品官敲三锣半。所谓的半锣,就是将锣敲响后立即用手捂住,老百姓听到锣声后坐着的要站起来,扎白头巾的要取下来,以表示对知县的敬重。县官的仪杖除了他本人使用外,如果他的母亲和夫人来了要打着全副仪杖大张旗鼓地去迎接,而他的父亲来了只能和常人一样,悄悄地进来,这充分体现了封建社会妻以夫荣、母以子贵的封建礼教。
大堂后的两间配房叫门子房,这里是衙门的咽喉之所,过去时看门的门子值班的地方,俗称门子房,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值班室,这里的门子我们不能小看,他们必须是老诚压众之人方可胜任,甚至是知县的亲信在此当差,他们的职责是报告传达,因为凡是出入的人员和稿件必须在这里签字登记之后方可通行。他们虽是看门值班的衙役,能力却不可小视,若求官办事要先花钱买通这里的门子。过去的老百姓想进衙门告状办事的话,就需要买通这些看门值班的门子,过去叫走门子、送红包,人们常说的“走后门”、“走门路”就是由此演变而来。旧时有句讽刺官府黑暗的口语“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无疑是对门包陋规的讽刺。前边的这道阁扇门是对面二堂的屏障,所以我们称它为“屏门”,时常也是关闭不开的。新官到任第一天,或迎接高官道来时方可打开,一般行从两侧的廊道走过,我们经常在电影、电视上听到说“打开中门迎接”,“中门”指的就是前边仪门和这道屏门,今天我们也打开中门欢迎各位的光临。
屏门横匾上写“天理、国法、人情”六个大字。天理指天然的道理,国法指国家的法律,这里的人情并不是我们现在常说的人与人之间的私情,它指的是民情或民意,唐代以前为“天理、国法、民情”,唐朝为回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把民情改为人情,沿用至今,在这里设此匾之意,使知县身坐二堂抬头即见此匾,作为断案施政的宗旨和纲领。
对面建筑为二堂,是知县审理一般民事案件的地方,同时也是知县对一些大案、要案预审的地方。清代统治者非常重视“省刑爱民”,注重讲的是宽恕、仁政,只要事情平息了也就达到最终目的了。请看堂前对联:“法刑无亲令刑无故,赏疑唯重罚疑唯轻”。此联中的亲、故、重、轻四个字可以说是此联中的核心,它真实地反映了为政当官者执法思想,封建社会在审案时讲的是“疑罪从轻”,我们现在是“疑罪从无”,这也是时代的进步。告诫知县对有疑问的案件要慎重处理,从轻发落,以免造成冤假错案。俗话说“松到二堂上”,也就是说来在二堂审理的是一般民事诉讼案件。县官在此要对原被告双方进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论理思想教育,达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直至调处息讼为目的,如有一方不同意结案,就会有越衙告状的可能,越衙告状案件的多少会直接影响县官每年一度的政务考核。
请欣赏二堂正中悬挂着“琴治堂”大匾。琴治堂是二堂的一个雅名,这里引用了《吕氏春秋》中的一个典故,说的是孔子有个学生叫宓子贱,当年在山东省的单父县担任县令时,身不下堂、鸣琴理案,把单父县治理的井井有条,但他的后任知县也是孔子的学生叫巫马期,整日奔波于民间凡事都率先垂范,亲自去做,虽然同样治理好了单父,本人却感到非常劳累,就去请教宓子贱,宓子贱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着重于用人,你着重于办事,用人者安逸,办事者自然劳累”,后来的地方官为了炫耀自己能象宓子贱一样“知人善任、政简刑轻”,就把二堂叫作琴治堂了。典故中讲到的单父县是今天山东省的单县,巫马期是孔子的一位弟子,他在周游列国游学时病故于内乡,至今在内乡县赵店乡袁寨村,还保留这巫马期墓。大家再看“琴治堂”三个字,也很有意思。从正面看,它是凸出来的,有浮雕效果,从侧面看,才能看出来它是凹进去的。这不仅反映了精美高超的雕刻艺术,而且告诉我们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多角度的思考问题。
靠墙摆放的竹板子,是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笞”和“杖”,小竹板叫笞,大头宽一寸半,小头宽一寸,重量要求不能超过一斤半,大竹板叫杖,大头宽两寸,小头宽一寸半,重量要求不能超过二斤,打人的时候一般都是衙役手握竹板的小头打受刑者的臀部,因为臀部穴位少,一般不会打成残疾。行刑时要把案犯按到旁边这个椿凳上,笞罪从十到五十共分五等,杖罪从六十到一百共分五等。知县为了减少案件,审案时曾经有一 条不成文的规矩,无论原告、被告只要是上了公堂均要先各打四十大板,以示法律的尊严。往往那些有钱和有权势的人要花钱打通各个环节,免受此刑,没有钱的人也就只好挨打了。所以旧时人们常说“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事实上也真实地反映了封建官署衙门的黑暗。
二堂院两侧的配房是知县查阅公文、审批案卷的签押房。现在陈展的是知县的六大职能,年薪俸禄以及科举考核制度。东侧县丞衙有清代十大皇帝展和古代文、武官服饰展,西侧主簿衙有胥吏衙役文化展。
现在我们所在的这个院子,在过去是两位师爷办公的地方,一位是钱粮师爷,一位是刑名师爷。他们是知县的重要幕僚,包括知县在内都要敬他们三分。因为过去是八股取仕,新任县官往往不懂钱粮刑名之事,就是当了多年知县,也未必就熟悉业务,所以必须依靠师爷。中国的师爷以浙江绍兴最为有名,历史上有“无绍不成衙”之说。师爷没品级不吃皇粮,都是知县聘任而来或是从家乡带来的,和知县之间是亲密而又平等的宾主关系,主张“言从则留,言不从则去”。性质就相当于现在的私人秘书或私人顾问,他们的俸禄都是由知县定期奉送的一个红包,每年大约二百到三百两白银,在当时已经是比较丰厚的了,确切的说,师爷是“以非在官之人,而理在官之事”,他们是知县的一个智囊团,知县本人都尊称他们为老夫子,故而他们办公的院子叫“夫子院”。院里这棵古老的桂花树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可以说是县衙历史悠久的见证,我们都知道八月桂花香,但我们这棵桂树在每年阴历九月初的时候都会再开一次,我们说这是“桂树生贵地,花开二度不为奇”。旁边是棵南天竺,我们取桂花树的“桂”和南天竺的“竺”二字谐音,则成为“主贵”二字,意即“主人高贵”,所以此院在过去也叫主贵院,所谓主贵院就是说一般的庶民百姓不能轻易进来,只有达官贵人才可以进来。
在这个院子里,最值得一提的是县衙建筑风格,由于内乡县地处秦岭以南长江以的南北文化交融地带,又受主持营建者章炳焘是南方人的影响,县衙的整个建筑群是融长江南北建筑风格为一体,我们所进的每一进院都属于北方的四合院,但回廊宽阔、廊庑相接是江浙一代的建筑特点,特别是前边的这堵“封火墙”又属于典型的徽派建筑,这充分说明内乡县衙还具有很高的建筑美学价值。
东西两侧的展室里面,分别是元好问展览和章炳焘展览,我简单介绍下这两位在内乡历史上最为有名的知县。
元好问,山西忻州人,此人天资聪明,五岁开始读书,七岁能够写诗,对老百姓生活深怀同情。金哀宗正大四年即公元1227年,元好问出任内乡县令,在内乡任职五年,他廉明善政、体恤民情,调离内乡时百姓 “攀辕卧辙”挽留不舍,元好问既是一个好官,也是我国杰出的大诗人,他的诗被称为金元之冠,他在十六岁时就写下了“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想许”的动人诗句,他的诗句“当官避事平生耻,视死如归社稷心”,至今仍为许多官员所传诵。他《偶记内乡》一诗中,有“桑条沾润麦沟清,轧轧耕车闹晓晴,老眼不随花柳转,一犁春事最关情”,可以看出他是多么重视农业生产,对老百姓的生活又是何等的同情,这首诗至今在内乡传颂。
章炳焘,浙江绍兴人,清光绪十八年即公元1892年,章炳焘由中央工部调任内乡担任知县,县志上记载“他擅长土木工程”,加之他在内乡担任了九年的知县,开内乡知县任期时间最长之先河,所以他有能力也有时间营建这座县衙。据史书记载清朝267年,内乡共有知县113任,平均任期为两年半,而章炳焘为何以能一破规制连任九年?其中的原因是仁者说仁,智者说智,不过县志记载章炳焘在内乡任职期间非常勤政,每逢灾害发生他总是亲自下乡查看灾情,还及时向上级呈报灾情,请求减轻农民赋税,对命盗案件,总是亲临现场勘查,甚至微服私访,每逢放告日他必坐大堂接状审案,多在大堂前审理一般民事案件,且惯用“赢捐输罚”的方法予以了结。即赢官司捐钱,输官司罚钱,用来修建县衙。光绪二十六年章炳焘调离内乡,到河南省中牟、临颖两县继续担任知县,因在临颖县为兴办县学、工艺场捐款,损害了当地豪绅和富商的利益,他们就以侵吞公款的名义上诉,一年半后章炳涛离职,但他没有回浙江老家,而是寓居开封。后因经济拮据,生活困难,他曾带着女儿来到昔日为官的内乡县筹款度日。内乡百姓闻听章知县回来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纷纷解囊相助,年愈花甲的章炳焘老泪纵横,女儿下跪致谢。当时内乡就流传着一首民谣:“世上有水就有山,人间有民必有官,百姓心里有杆秤,捐款助济章知县。”民国初年章炳焘病故于开封,他的后裔至今仍生活在开封。
二堂宅门前对联“为政不在言多须息息从省身克己而出,当官务持大体思事事皆民生国计所关”。此联要求当官者少说空话,多做实事,遇事要有大局观念。
我们现在所在的院子是三堂,是知县正常办公议政、接待上级官员的地方。也有一些涉及机密、隐私不宜公开的案件在三堂审理,但不是我们常说的“三堂会审”。所谓的三堂会审是指特别复杂的重大疑难案件,由中央的三个部门,即刑部、大理寺、督察院三家高级官员同堂会审,被称为“三堂会审”。
内乡县衙所悬挂的匾额、楹联以其语言精练、寓意深刻、书法隽秀而令人赞不绝口,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三堂前的这副楹联,上联是:“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下联“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此联词藻不华丽,因其语言质朴,寓意深刻受到各级党政领导、专家学者和广大游客的高度评价,政治局常委李常春、罗干,原国务院总理朱鎔基,在视察内乡县衙时,对此联所阐述的官与民,得与失的辨证关系,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江泽民同志视察河南时,路过南阳,听取南阳市委领导的工作汇报,因汇报中引用了此联,引起他的兴趣,就要求核查此联的出处。据我们考证,此联是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由内乡知县高以永所撰。高以永,浙江嘉兴人,于清康熙十九年调任内乡知县,当时正值清初战乱之后,内乡百姓因躲避战乱、纷纷背井离乡、庄稼荒芜、经济萧条。高以永忧心忡忡,自感责任重大,夜不能寐,秉烛研墨,书言以励,他所书的便是三堂前的这副楹联,表现了高以永轻个人荣辱得失,重一官职责,以民为本的思想。
在三堂后边有个后花园,是知县和亲属休闲娱乐的地方,东西两侧各有一个院子,称东西花厅院,在旧时是知县和家眷们饮食起居的地方,传说每年只有正月十六这一天,地方百姓才能进来,叫“正月十六看太太”。知县和夫人会拿出栗子核桃枣、花生等干果招待这些人们,以示官民同乐,春意兆丰年。现在里面是腊像展览,县丞院有明清民俗展,稍后各位请自由参观。
内乡县衙之所以保存如此完整,是因为解放后一直是县政府办公地,特别是在文革动乱中一直是县政府和县武装部所在地而免于浩劫。县衙自1984年对外开放以来,在历届县委政府高度重视下,得以完整的保护和开发。内乡县衙已经成为中原大地上一出新崛起的旅游胜地,2004年被河南省旅游局评为“十佳人文景区”,2005年河南省中招语文试卷,以1300字的阅读文章和11分的分值,让全省130万初中毕业考生了解了内乡县衙。在国际上,埃及尼罗河电视台、澳大利亚民族电视台、日本国三重县电视台都先后为内乡县衙制作播放过专题节目。在国内,中央电视台一套、四套、七套、十二套节目,以及湖北、陕西、北京、河南卫视等27家电视台推出过内乡县衙专题报道;《人民日报》、《人民画报》、《中国文物报》、《中国旅游报》、《大河报》等100多家报刊,人民网、新华网、雅虎网、搜狐网、新浪网等100多家网站,都发表了文章照片,对县衙进行了全方位的宣传推介。我们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河南电视台摄制的多个现场互动节目,展示了内乡县衙的良好形象。国内游客遍及30多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台,国外有欧、亚、美、非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游客来观光游览。内乡县衙已成为世界了解内乡、内乡面向世界的窗口和桥梁。
位于三省堂西侧的院子叫西花厅,是过去知县子女居住的地方,下面我们看一下西花厅的对联:“忙里有余闲,登山临水觞咏;身外无长物,布衣蔬食琴书”这幅对联的意思是说:“在闲暇时登山临水饮酒赋诗,身外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有琴书和我相伴,要淡泊金钱名利,过一种清淡而又潇洒的生活”。现在西花厅里面有小姐抚琴,公子读书两组蜡像。中国的建筑一般都是东为上,西为下;所以西花厅的东厢房是公子居住的地方,西厢房是小姐居住的地方。
在西花厅的西侧是教读书房,是教读师爷日常读书起居的地方,清代规定,做师爷必须回避本府,到外省、外府才算合法,所以为了便于商谈公事,师爷一般居住在衙门中这狭小的内院,而且如果携带家眷的话,一旦失业多有拖累,很多师爷只能离别妻子儿女,自己一个人枯守寒舍。据汪辉祖《佑治药言》中记载,除了刑名、钱谷两位师爷外,其他的师爷一年工资最多不到百两,少的只有四五十两。
位于三省堂西侧的院子叫东花厅,是旧时知县和家眷们饮食起居的地方,下面我们看一下东花厅的对联:“宠辱不惊,看厅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幅对联最早出自《菜根潭》,作者是洪应明。它的意思是说:要用正常的心态看待职务上的变动,做到宠辱不惊,无论是奖励、升迁、处罚、贬谪、调动或留任都要看成是自然现象,就像厅前的花要开要落,天上的云要卷要舒一样,都是非常自然的,不要看的太重。现在东花厅里面是知县和佐贰官县丞,主薄商议政事,夫人梳妆打扮的三组蜡像展览,花厅的东侧是知县和夫人居住的地方,西侧是知县的书房。